报道称,特朗普的律师对于他是否应该作证和在什么条件下作证持不同观点。

巴菲特没有对舒尔茨作为潜在总统候选人的经验或能力做出任何评价。他表示:“我认为通常情况下,第三方候选人会伤害一方或另一方,而更有可能伤害他们实际喜欢的一方,因为他们与这一方的观点更加接近,因此他们会分散更多的选票。”